【實體書章節】第六百二十一章 戴沐白與朱竹清

所屬目錄:絕世唐門漫畫    發布時間:2014-12-11    作者:唐家三少

沒有人知道它們的目的地是哪里,它們已經遁入空間之中,消失不見。

融念冰來到霍雨浩面前,將手中的皇冠緩緩地放在他頭上。

霍雨浩的眼眸之中七情閃爍,最終歸于平靜,一層瑩潤之色隨之出現在他身上。

皇冠悄然融入,七情隨之收斂。

突然,一種難以形容的彩色光芒從霍雨浩身上迸發而出。緊接著,他的六大魂靈一一從體內浮現而

出。

天夢冰蠶、冰帝、雪帝、八角玄冰草、冰熊王小白、人魚公主麗雅、六大魂靈先后在他身邊浮現出

來。

七情隨之分解,雪帝身上繼承了哀的情緒,冰帝身上繼承了怒的情緒,八角玄冰草繼承了喜的情緒

,冰熊王小白繼承了樂的情緒,人魚公主麗雅繼承了惡的情緒,而最后的天夢冰蠶全身蒙上了一層燦爛

的金光,這讓霍雨浩產生翻天覆地變化的百萬年魂獸,繼承的正是愛的力量。

六大魂靈分別繼承了一種情緒。

融念冰眉頭微皺,道:“還有一種沒被繼承。難道你要自己來繼承力量嗎?”

就在這時,霍雨浩額頭上的豎眼緩緩睜開,一道黑色光芒從中涌動而出,懸浮在他面前。憎恨的氣

息瞬間暴漲,第七種情緒被它繼承,可不正是那邪眼暴君主宰嗎?

它雖然不是霍雨浩的魂靈之一,但它和霍雨浩結合的程度絕不比任何一位魂靈差。

感受著周圍的一切,邪眼暴君主宰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。強烈的憎恨漸漸收斂,最終化為一個縮小版

的邪眼暴君主宰,懸浮在霍雨浩身邊。雖然它身上散發著憎恨的氣息,但是眼神深處已經歸于平靜。

“好?!比谀畋蚧粲旰泣c了點頭,一道強烈的白光驟然從他身上爆發而出,將他和霍雨浩席卷在內

。

霍雨浩與他的魂靈同時閉上眼眸,七情不斷流淌,一切都在升華。

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當霍雨浩睜開眼眸的時候,魂靈們都已經消失不見了。他驚訝地發現自己站在

一座小山之上。

在這小山周圍,盡是云霧。云霧飄蕩,空氣中充滿濃郁的各類元素。

情緒變換,霍雨浩低頭看看自己。

一切似乎都沒有變化,只是在他的腦海中仿佛多了一些什么。

突然,周圍的云霧變成了金色,柔和的金色云霧給人一種奇異的感覺。

一道道身影徐徐地從云霧中浮現出來,朝著霍雨浩的方向飛來。

他們一個個相貌英俊,穿著古樸典雅的米黃色衣服,只是幾次呼吸的時間,就來到了霍雨浩面前。

來的人一共十二個,同時恭敬地向霍雨浩彎腰行禮。

“見過情緒之神大人?!睘槭椎囊幻凶诱f道。

霍雨浩疑惑地問道:“你們是?”

那男子道:“我們是神界的神官,您初來神界,我們是來引您去見神往和執法者大人的?!?/p>

霍雨浩點了點頭,道:“有勞了?!奔葋碇?,則安之。融念冰說的話,他都清楚地記得。他那位岳父

大人就是神界的執法者??!

神官恭敬地做出一個請的手勢,在前方引路。其他神官則分散在兩側,臉上的神態都很恭謹。

霍雨浩只是意念一動,身體就已飄飛向前。成神之后,一切都變得不同了。他的精神力和魂力都發

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精神之海已經變成了奇異的金色,只要他意念一動,里面的所有東西都會自然出現。

這不禁讓霍雨浩想起了老師伊萊克斯留給自己的亡靈半位面,此時他的精神之海就像一個全新的位面

一般,不是半位面,而是真正的位面。在那里,他就是一切的主宰?;蛟S這就是成神的感覺吧。

現在的精神之海應該叫做神海才對。他體內流淌著的金色魂力應該被稱為神力。

現在他的神力可以伴隨他意念的變化而轉變屬性,可以輕而易舉的操控著神界空間內的所有元素波動

。當然,這屬性的轉變依舊局限于他原本擁有的那幾種,卻更加純粹。

光霧排開,眼前的景物在不斷的變化,霍雨浩將意念釋放開來。

他驚訝地發現,這神界似乎并沒有脫離人界的范疇,也有大地,山川和河流。只是無論在什么地方,

都擁有濃郁的天地元力。這里的天地元力是斗羅大陸上的幾百倍。哪怕只是在這里呼吸,都比在斗羅大

陸上冥想對實力的提升要大。

但是,在這奇異的世界中,似乎冥冥中有一種特殊的力量在束縛著。

對此,他要在未來逐漸去感知。融念冰介紹的只是一些基礎情況,在這廣袤的神界之中,神奇之處還

不知道有多少。

不知道飛了多久,前方突然變亮,周圍的金色光芒也變得濃郁了一些。柔和的光芒宛如母親的手,輕

輕地觸摸著云霧,虛幻的空間有很強的實體感。隱約中,不遠處有一座巍峨的宮殿,在這柔和的光芒撫

摸下,虛虛實實,神秘莫測。

一道身影靜靜地佇立在云霧之間,眺望著無盡的遠方,不知道在看些什么。

他有一頭宛如瀑布般的水藍色長發,華貴的藍色長袍上仿佛有水波蕩漾。

一種神官引著霍雨浩飛到他面前,都停了下來,恭敬地躬身行禮,道:“海神大人?!?/p>

“嗯?!彼{發青年轉過身,看向霍雨浩,目光變得一片冰冷。

神官們悄然退下,將空間留給他們。

和上一次相見時相比,此時的藍發青年看起來更加威嚴,那股高高在上的威壓壓制的霍雨浩有些呼吸

不暢。

“您好,海神大人?!被粲旰埔呀洸恢涝撊绾畏Q呼他了,直接叫岳父,怕觸怒他,又不能直接叫名

字。他只好像剛才那些神官一樣稱呼他了。

唐三看著有些忐忑的霍雨浩,淡淡地問道:“你繼承了融念冰的神袛之位,從今天開始就是神界的一

員了。神界規則眾多,之后會有神官教導你。你會在神界中有一席之地。兩位神王和其他執法者現在都

在修煉之中,以后在眾神大會上,你會有見到他們的機會。只要你遵守神界規則,其他時間,神界委員

會一律不干涉?!?/p>

“來人?!碧迫谅暫鹊?。

一到光影迅速出現在他身邊。那是一名穿著金色長袍的男子,身上散發的神力波動明顯比之前那些神

官散發出的強大很多。他恭敬地道:“是,執法者大人?!?/p>

唐三揮了揮手,道:“帶新來的情緒之神去他的住處吧?!?/p>

“是?!蹦敲鹨律窆僭俅喂Ь吹卮鸬?。

唐三冷冷地看了霍雨浩一眼,轉身朝著不遠處的宮殿飄飛而去。

“海神大人,請您等一下?!被粲旰菩闹写蠹?,趕忙呼喊一聲。他來神界,最主要的目的是找回唐舞桐

??!好不容易見到這位岳父大人,要是分開了,在這陌生的神界,他如何去尋找?

唐三停下腳步,頭也不回的問道:“你還有什么事?”

霍雨浩攥了攥拳頭,哪怕在唐三那強盛的威勢之下,依舊堅定的說道:“請您讓我見見舞桐吧,我想向

她解釋一下?!?/p>

“放肆!”唐三突然沉聲喝道,然后猛然轉過身來,臉上已經滿是怒氣,“你害我女兒還不夠嗎?就是

因為認識了你,她才在下界吃了那么多苦,你還想見她?”

霍雨浩硬著頭皮道:“是,一切都是我的錯,可是我想見見她。請您給我一次機會,可以嗎?”

唐三冷笑一聲,看了旁邊的金衣神官一眼。

金衣神官會意,飄然退開,化為金色光彩消失不見。

“想要見舞桐?可以?!碧迫谅曊f道。

霍雨浩心中一喜,但是當他看清唐三臉上的表情時,喜悅的心情蕩然無存。

果然,唐三繼續說道:“只要你能戰勝我,就可以去見她?!?/p>

霍雨浩呆住了,戰勝他?戰勝神界最強大的執法者?

唐三早在萬年前就升入神界,成為神界的最強者之一,而且還是他未來的岳父,他怎么可能戰勝唐

三……

“我怎能和您懂事呢?”霍雨浩有些艱澀地說道。

唐三淡然一笑,道:“那你就離開吧?!?/p>

霍雨浩苦笑道:“你是唐門先祖,更是神界的執法者,我怎么可能跟您動手?又怎么可能戰勝您呢

?”

唐三冷哼一聲,道:“現在我不是執法者,也不是唐門創始人,我只是一個女兒被欺負了的父親。

你曾經跟舞桐說過多少次,會守護她,保護她。不讓她受一丁點傷害?可是你做到看嗎?你只是在一次

又一次地傷害她,讓他陷入痛苦的深淵。你連孩子都有了,還來纏著我的女兒干什么?”

“不是那樣的。海神大人,您聽我說?!被粲旰萍泵q解,“那孩子的事情,我根本不知情。我不

推卸責任,可是這件事我真的不清楚??!冤枉??!”

一抹笑意從唐三臉上一閃而沒,卻被他面前虛幻的光霧遮擋,霍雨浩并沒有看到。

唐三的聲音依舊冰冷:“你跟我說什么都沒有用,想要見舞桐,只有一條路——戰勝我!”說著,

唐三大手一揮,一股強勁的氣流吹動,將霍雨浩的身體向后吹出數百米。

“舞桐,我來啦,我是雨浩啊@你在哪里?你在哪里???”霍雨浩突然扯著嗓子放聲大叫起來,朝

著遠處的宮殿呼喊著。

“住口!”唐三沉聲喝道。

驟然間,周圍景色大變,原來的云海仙境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茂密的大森林,周圍的空間

隨之變成了綠色。

霍雨浩的吶喊戛然而止,他吃驚地看著周圍的一切。為什么眼前的景象如此熟悉,仿佛回到了星斗

大森林一般?

正在這時,一股難以名狀的恐怖殺機迎面撲來。

霍雨浩受到氣機牽引,朝著不遠處一個方向看去。

他駭然發現,在那個方向一道身影正緩緩地朝著他走過來。

這還是那位唐門先祖嗎?

此時此刻,唐三已經不再是先前充滿仙靈之氣的神,他的長發,身上華麗的長袍竟然都變成了血紅

色。

更可怕的是,伴隨著他的前行,在他身后的茂密大森林竟然也變成了血紅色的。濃烈的殺氣不斷向

霍雨浩這邊沖擊過來,而周圍的植物都在這股殺氣面前逐漸枯萎,唐三身后已經變成一片血海,其中似

乎有無數冤魂在哀嚎著。哪怕在最邪惡的邪魂師身上,霍雨浩都未曾感受過如此強橫的殺氣。

怎么會這樣?他不是神界執法者嗎?為什么他現在看上去卻像惡魔一般?

唐三全身蕩漾著的血紅色光芒看上去有些粘稠,他冰冷的聲音在整個空間中間蕩。

“既然你要找死,那我就成全你。身為執法者,我有權處置一切違規的神袛。我早就想殺掉你,讓

我的女兒逃脫那份煎熬了,只是有礙于神界不能影響人界的規則,所以才一直沒有動手?,F在你來了神

界,正好送上,門來,原來我還想給你一個機會,但你竟敢在我面前大喊大叫,今天我定要你葬身于此

?!?/p>

說著,唐三右手一揮。周圍地面上無數草葉瞬間變大,化為一根根粗壯的藤蔓,朝著霍雨浩纏繞上

來。每一根藤蔓都呈現為血紅色,里面隱隱有脈絡,簡直就像一條條活過來的血紅色大蛇一般。

他要殺我?霍雨浩心中大吃一驚。那殺氣不是假的,而且是他感受過的最強殺氣。

霍雨浩就算再不愿意和舞桐的父親動手,在這個時候也要自保??!一層柔和的金光從霍雨浩身上亮

起,緊接著,金光一變,化為冰藍色,向四周擴散開來。

極寒的氣息頓時充斥于空氣之中。那血紅色的藤蔓遭遇極寒,速度頓時變得緩慢了幾分?;粲旰粕?/p>

形一閃,就朝著上方飛去,避開了藤蔓的糾纏。

但是,就在這個時候,周圍的景物再次一變。天空突然變成了大地,大地變成了天空,以至正向上

飛的霍雨浩一頭扎在地上。

這樣的情況霍雨浩還是第一次遇到。他一落地,那血紅色的藤蔓瞬間就纏繞上來,將他的身體牢牢

地束縛住,他身上的極致之冰神力雖然能夠讓這些藤蔓變得緩慢,卻并不能真正因系那個到這些藤蔓的

威能。

當那些藤蔓纏繞上他的身體后,頓時冒起一根根尖刺,向他身上扎來。以霍雨浩那么搞的身體強度,在

這尖刺面前竟然都沒辦法完全防御,強烈的刺痛感瞬間傳遍全身。

不過,霍雨浩科室經理過無數痛苦的男人,比這痛苦百倍的事情都曾經經歷過。所以,雖然劇

痛令他全身一緊,單頁讓他的神志完全清醒過來。

想要找舞桐,他就要先活下來才行,無論怎樣都不能實在這里。

一道巨大的身影在霍雨浩背后浮現出來,赫然是冰熊王小白。一股快樂的意念從它身上向外釋

放而出,正是七情之樂。

那些緊緊纏繞的血紅色藤蔓頓時停頓了一下,然后輕微地搖擺起來。他們仿忽有了生命一般,

因為快樂而舞蹈。

霍雨浩覺得身上一松,。趕忙施展瞬間轉移,脫離了束縛,但這一次他不敢在向上飛行了。唐

三竟然能夠令乾坤倒置,太不可思議了。他想要脫離唐三掌控實在太難了。

正在這時,一張血紅色大王從天而降,吵著他的身上籠罩過來。

濃烈的殺氣隨之在空中爆發,霍雨浩駭然發現,無論自己怎么閃躲,都不可能閃開那大王。在

這一瞬間,那張大王仿佛變成了一個完整的空間,要將他裝入似的。

不能躲避,那就只能硬抗了。

霍雨浩深吸一口氣,嚴重精光閃爍,為了剪刀舞桐,無論怎樣的痛苦,現在都一定要抗??!

一根根巨大的冰錐以他的身體為中心迅速行程,然后向周圍爆發開來。無數冰錐宛如巨柱一般沖天而起

。

連霍雨浩都大吃一驚–八角萬向刺在他成為神祗之后,竟然已經如此強大了嗎?

不僅如此,一圈白色光芒隨之從他身上向外擴散開來–絕對零度!

絕對零度這個魂技,現在應該稱為神技了。它最大的特點就是對霍雨浩一切冰屬性的能力都有巨大的增

幅,在實戰中有非同尋常的意義。

那一根跟冰錐拔地而起。轉眼間就變得有百丈高。天空中的血紅色大網落下,和冰錐們碰撞在一起。冰

錐迅速消融,但讓大網下降的速度減緩了許多,至少給霍雨浩爭取了 幾分鐘的時間。

霍雨浩的身形迅速后退。他從來未想過能戰勝唐三,因為他很清楚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所以,

他只能逃跑,先跑路再說。

雖然唐三是神界執法者,但神界之中不是只有他一個執法者?;粲旰飘敿礇Q定先逃離他 的控制,然

后再想其他辦法去找舞桐。

霍雨浩飛速后退,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極致,與此同時,他引爆了那些冰錐。

冰帝的光影隨之出現在霍雨浩背后,釋放出七情之怒。

在怒之情緒的作用下,冰爆術的威能瞬間發揮到了極致。暴怒的情緒混合在冰爆術之中?;癁楸?/p>

片,縱橫飛舞。

這片大森林已經完全變成一片冰藍色的世界??植赖慕^對零度在那暴風雪之中,威能之強盛,就算是

身為神界執法者的唐三,腳步都不禁停頓了一些。

唐三那血紅色的雙眸中流露出一絲詫異之色,自言自語道:”沒想到這小子剛入神界,竟然就已經講

融念冰傳給他的情緒之力與自身的能力結合得這么好了,果然是個充滿潛力的家伙,壓力越大,進步就

越大。”

霍雨浩慌不擇路地逃遁,當冰熊暴風雪爆發開來的時候,他明細感覺到殺氣變弱了,才暗暗地松了一

口氣。剛才他似乎有了一種掌控天地的感覺。這就是審的層次嗎?

周圍的景物不斷變化,缺始終在大森林中,似乎這片森林無窮無盡?;粲旰谱詥?,以自己的速度,全

力以赴的情況下,就算是在真正的星斗大森林中,都已經完成穿越了,可現在他依舊感受不到這片森林

的盡頭。他的神識向外釋放開來,感受到的還是無窮的樹木。

一直到一點都感受不到背后傳來的殺氣時,霍雨浩才停下腳步,落在地面上。他回身看時,發現背后

依舊是茫茫的大森林,缺沒有自己那位岳父可怕的氣息了。

雖然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了,單霍雨浩臉上滿是苦笑,有這么一位強大又強勢的岳父大人,他怎么去找舞

桐???而且他這位岳父大人還是神界執法者,他剛進神界,對周圍一切都茫然不知,寸步難行。

接下來該怎么做呢?

在一個完成陌生的地方,隨時都有可能出現危機,好不容易修煉成神的他感到一絲無助。

霍雨浩苦笑著向前走,無論怎么說,他都要先走出這片大森林再說。他不敢飛到大森林上空,因為

那樣太容易暴露自己。而這片大森林之中似乎有種神奇的力量,就算是用神識也無法探索到更遠的地方

去。

不知道走了多長時間,前方突然豁然開朗,一片小湖出現在霍雨浩面前、

看到這片小湖,霍雨浩不禁微微一愣,因為他驚訝地發現,這里實在太像星斗森林里的生命之湖了

。

等等。

突然間,霍雨浩眼中流露出驚訝之色。他發現在這小湖的湖畔竟然有一個小孩子,院子里有三間木屋

,不大,但很精致,別有幾分雅趣。

有屋自然有人,霍雨浩趕忙向那木屋走去。雖然他不知道這里住的是什么神,但找人詢問一下這神界

之中的情況,總要比他胡亂摸索強的多,尤其是在他得罪了執法者大人的前提下。

霍雨浩來到院子前,大聲問到:”請問有人嗎?”

如此呼喚三次,木屋中間的一扇門打開,從里面走出一個人類、

此人一頭金發,身材極其魁梧,面容和善,看上去三十多歲的樣子,他只是站在那里,就散發出一股

難以形容的古樸氣息,猶如巍峨的山岳一般,震人心魄。

不知道為什么,看到這個人,霍雨浩竟然覺得他有些熟悉,仿佛看到了白虎公爵,他的目光何等銳利

,略一凝視,就吃驚地發現這位金發男子的眼眸之中竟然也是雙瞳。

“進來吧。”金發男子聲音渾厚,帶著幾分鏗鏘之音。

院門開啟,霍雨浩下意識地走了進去,但他的目光始終盯著那名金發男子的面龐,心中仿佛猜到了

什么,又有些不確定。

“他來了?”正在這時,另一個聲音響起。這聲音有些清冷,卻極其動人,還夾雜著幾分柔和。

木屋內又走出一個人,是個美麗的女子,她那一頭黑色的長發披散在腦后,穿著簡單的黑色長裙,二十

七八歲的樣子,身材高挑,面容絕美,她的一雙美眸中,清冷之間撲面而來,但看著霍雨浩的眼神甚是

柔和,甚至還著著幾分慈祥的味道。

“你就是雨浩?”黑發女子微笑著說道。

霍雨浩點了點頭,眼神卻有些茫然。

那黑發女子扭頭看了一眼金發男子,低笑道:”他可比你強多了,可是一級神呢?!?/p>

金發青年傲然道:”那也是我的后代?!?/p>

霍雨浩的眼神驟然一凝,頓時驗證了自己心中的猜測,問道:”您是?“

金發青年上當灼灼地看著他,雙眸之中精光閃爍,道:“我叫戴沐白,這是我的妻子朱竹清?!?/p>

戴沐白!朱竹清!

聽到這兩個名字,那怕霍雨浩 心中已經猜到,也不禁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。

他初入神界,卻遭遇了執法者刁難,正是在茫然無助的時候,卻遇到了自己的老祖啊。

沒錯,這兩個人都是他的先祖。

一萬年前,斗園大陸上的史萊克學院還只是一個有著奇怪理念的小小學院,只收怪物,不收普通人。

正是因為那一代史萊春七怪橫空出世,領整合大陸為之震驚,才有了后臺的史萊春學院,有了后來的唐

門。

而在當時的史萊克七怪之中,領軍人物無疑是后來成為了海神、修羅神的唐三,但七怪之中的其他六人

也同樣杰出。

七怪中排名第一,連唐三也叫一聲兄長的人,名字就叫戴沐白,人稱邪眸白虎,是第一代的白虎斗羅,

白虎這個封號,在戴家一直傳承下來?;粲旰频母赣H白虎公爵戴浩,可不就是這一脈的后代嗎?也就是

說,如果面前這個男子真的是邪眸白虎戴沐白的話,那他就是霍雨浩的先祖??!

朱竹清則在那一代史萊克七怪中排名第六位,人稱幽冥靈貓。當初的史萊克七怪中,除了唐三外,個人

戰斗力最強的就是戴沐白了。傳說中,戴沐白同樣成神,在留下后代之后,就消失不見了,此時此刻,

霍雨浩無疑見證了這個傳說。

在最艱難的時候,碰上親人,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?;粲旰葡乱庾R地釋放出自己的神識朝著戴

沐白和朱竹清籠罩過去。

(欲知老一代史萊克七怪的故事,詳見拙作《斗羅大陸》)

戴沐白皺了皺眉,卻什么都沒說。

霍雨浩雖然心情激蕩,但絕對不會亂了分寸,萬一認錯了祖宗,那可就太丟人了。所以,他一定要

感受清楚才行。

血脈是不會因為時間的推移而改變的。下一刻霍雨浩就跪倒在地,聲音因為激動有些顫抖,道:“

霍雨浩拜見兩位老祖宗?!?/p>

“你應該自稱戴雨浩,不然你還認什么祖宗?”戴沐白道。

戴雨浩?這三個字炸入霍雨浩心中,頓時讓他呆住了。是啊,他應該叫戴雨浩才對??墒撬娴?/p>

能叫這個名字嗎?

腦海中,一幕幕往事浮現——小時候,母親將他艱難地拉扯長大,最終卻化為一抔黃土……強烈

的痛楚在他心中迸發,盡管理智告訴他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得罪這兩位老祖宗,可是他依舊忍不住抬起頭

,抗議道:“不,我姓霍,不姓戴!”

“你說什么?”戴沐白須發皆張,一股無與倫比的強盛氣勢驟然從他身上迸發而出。

他是二級神祇,霍雨浩是一級神祇,但霍雨浩依舊被壓制得喘不過氣來,竟然有點像之前面對唐三

的時候。

霍雨浩咬緊牙關,苦苦支撐,卻不吭聲,但眼神中的倔強光芒已是他的回答。

戴沐白眼神森冷,問道:“你竟然連祖宗都不認了嗎?”

霍雨浩的表情也冷了下來。在這短暫的時間里,他已經下定決心,有些事情可以改變,但有些事情

是永遠不能改變的。

“我沒有不認祖宗,但是我的姓氏只能用母親的,從小到大,母親含辛茹苦地將我養大。家里只要

有一點好吃的東西,她都留給我,她自己卻背地默默地吃根本不是人吃的東西。沒有母親,我早就死了

,又何談認祖歸宗?我已經能夠做到不再怨恨,但是當我有能力的時候,母親已然不在,我唯一能夠為

母親做的事情,就是將她的姓氏傳承下去。所以,我姓霍,永遠都不會改變。除非母親復活,親口讓我

更改!”

剛開始的時候,霍雨浩說這些話還有些底氣不足,但越說,他自身的氣勢就越盛,說道最后,他已經從

地上站起,頂著戴沫白帶給他的巨大壓力,講話說得斬釘截鐵。

戴沫白冷冷地說道:“你的事情,我已經知道了,你得罪了唐三,如果沒有我們,唐三不可能給你

一丁點機會,甚至會將你抹殺。如果你姓霍,你就可以滾蛋了,不是我戴家的人,我不會幫你一分一毫

,在這神界之中,你將寸步難行,甚至被唐三審批?!?/p>

霍雨浩心頭已經一片冰冷,他自嘲地笑笑,徒然后退兩步,然后恭敬地一揖到地,向戴沫白和朱竹清行

禮。

就在戴沫白和朱竹清以為他要改變主意的時候,他卻已經挺直腰桿,轉身向院子外面走去。

他走得毫不猶豫,沒有半點遲滯。他寧可于天下人為敵,也不能改變對母親的一片孝心。

“雨浩!“就在這時,一聲呼喚突然在他身后響起。這聲音之中充滿了哽咽與急切,更帶著無

盡的愛憐。

聽到這個聲音,霍雨浩全是徒然一震,雙眸之中已經滿是驚喜之色。他就像中了定身法一般,

站在那里一動不動,然后呆呆地、緩緩地轉過身來。他那么堅定的背影,這一刻卻在不停地顫抖著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

双色球历史比较器